共享办公准备迎接3.0时代

时间:2020-11-17 11:41:10

来源:

查看:0

 谈到“共享办公”,或许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还是停留在WeWork退出IPO、市值蒸发、现金流紧张、裁员、亏损扩大等一系列负面消息上。在与多位投资人的访谈中,我同样对共享办公持悲观态度,认为目前共享办公没有实际的投资价值。

但在梳理了近几年共享办公的发展历程之后,亿欧发现现实也许并不像想象的那么悲观,共享办公行业似乎正在进入一个孕育“新生命”的关键节点。
共用办公室市场或将迎来新一轮。
"共享办公"概念最早产生于1995年,当时,C-base的前身是德国柏林的C-base公司,它仅仅是一个组织,它为一群软件工程师提供一个集合交流和工作的地方。在2005年,第一个正式共享办公空间在旧金山诞生。
随着中国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兴起,2012年前后,许多初创企业都需要价格低廉、质量可靠并具有浓厚创业氛围的办公场所,一二线城市的写字楼空置率在同期逐步上升,以“二房东”为主的共享办公1.0也在不断涌现,主要是通过整合供需双方的市场,满足中小创业者的实际空间需求。
2015年,国家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发展战略,国务院办公厅也印发了《关于发展众创空间促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即《关于在更大范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实施意见》。伴随着众创空间概念的兴起,共享办公不仅包含了企业成长所需要的实体空间,而且以此为基础,加入了所组织的服务内容。此外,办公人员还可以与其他团队分享或交流信息、知识、技能、思想等,扩大社交圈,最终形成一个完美的社区,即以“办公+社区”为主的共享办公2.0。
2015-2018年,共享办公行业的融资总额持续增长,投资热度逐年攀升,WeWork、优客工场、寰图(中国)、梦加空间等多家企业获得了多轮融资,短期内升格为行业独角兽行列,这些企业均率先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设立多家共享办公空间,行业一度热火朝天,多家企业为了抢占市场先机,不择手段地“烧钱”网络打法,以高价抢地,同时推行低价策略,抢占市场,甚至大幅提高中介佣金来抢客户。但这种高度依赖资本输血的快速扩张所埋下的恶果从2018年下半年就开始暴露出种种问题。
随着2018年下半年互联网公司纷纷传出裁员消息,共享办公空间租金收入迅速下滑,WeWork、优客工场、纳什空间、氪空间等昔日屡次融资的头部企业也纷纷遭遇裁员和资金紧张的问题。WeWork2019年的融资“失败”,软银原本计划投资WeWork的160亿美元突然降为20亿美元,被视为共享办公行业“寒冬”的前兆。自此,共享办公行业开始进入洗牌期,仅2018年,共享办公品牌就减少了40个,其运营时间都不到两年。
在许多人看来,2020年的疫情似乎更加恶化了共享办公企业的危机,众多共享办公场所的租金全部下调了10%-15%。近日又有消息传出,We+酷窝等小企业纷纷宣布停产,Funwork的经营状况也不容乐观,已过半项目被退租,方糖小镇也关闭了它在北京的第一个办公空间,更有多家共享办公空间爆出资金链危机,出现租客拖欠押金,房东房租的情况。各种迹象似乎都在传达着,短短的六年间几经周折的共享办公,似乎已经“幻灭”了。
但是事实上,也有各种久违的好消息搅动了共享办公行业,让这个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没有希望的行业重新焕发了生机。
一方面,共享办公巨头走向市场或者宣布赢利:优客工场在国内推出了共享办公“第一股”,WeWork宣布将在2021年前实现盈利,并如愿地等待挚信资本2亿美元的追加投资,创富港、纳什空间也纷纷传出已经或即将实现盈利的消息。
另一方面,房地产、茶饮咖啡等企业也进入了共享办公行业,以扩展其原有的业务链,比如恒基兆业地产于10月推出共享办公品牌BeingCospace,而星巴克则于6月在日本推出了首个“专为办公室职员设计”的办公咖啡厅。
而从长期来看,中国企业对灵活办公模式的需求并没有减少,反而随着远程办公、灵活用工等模式的发展而出现,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考虑采用共享办公模式,以节约办公场所租赁费用。
一些大公司会考虑将新组建的项目团队安排到共享办公空间,或将销售、运营等非固定工作岗位的职位安排到这个空间。此外,自由职业者、长年出差在外的职业人士对共享办公空间的认可度越来越高。
可想而知,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会逐渐认可共享办公的灵活性、便捷性、私密性、高性价比、优质服务等优点,共享办公行业潜在的市场空间巨大。
若以行业应用成熟度曲线来看,共享办公行业目前已经历了起步、爆发、退缩三个阶段,或将迎来“真正”市场启动期。
分享办公室3.0,“精益运作+智慧服务”或破局的关键。
当前,就共享办公3.0“物理空间+增值服务”的运营模式而言,物理空间方面,各共享办公企业从最开始的“规模扩张”,逐步走向“精细运营”。
其中之一就是像创富港这样的“细扣每一分钱”,通过数字化实现了“选址、设计、装修、新店营销、老店维护”等各个核心环节的可量化控制,从而保证了“单店盈利”。
另一方面,如恒基兆业集团旗下的BeingCospace,利用可动态调节的空间隔板,实现空间的灵活配置,利用多样性,提高单位空间的使用效率。
在增值服务方面,早期的增值服务主要依赖于提供社区服务,典型的如孵化器、创投服务等,但这种模式与办公空间共享相关性不强,专业性要求高,许多企业最终都没有通过这些服务获得利润。
其后,逐步发展出共享财务、税收、管理资源等,如WeWork开发的社区软件,可实现企业资金管理、报税、工商等一条龙服务。
近年来,随着企业对数字化的重视,数据中台的兴起,部分共享办公平台开始整合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以自我研究或合作的方式,为空间构建一体化的平台服务,满足企业运营管理的需要,鉴于其更能满足企业内部管理和外部运营的不同类型需求,未来或将成为共享办公3.0的主流模式。
近日,恒基兆业集团旗下的BeingCospace发布了其共享办公3.0产品,主要针对企业中的高端商务人士,通过打造“智能中台+功能中台”两大超级中台,构建企业的智能中台。
BCos创始人兼CEO方力维表示,BCos的智能化并非是一个简单的空间智能设备组合,而是致力于通过智能技术,打破以往办公室空间内各设备间以及楼宇空间设备设施的孤立存在模式,打造AIoT智能办公空间。
BCos通过AIoT、边缘计算、数据集成等技术应用,实现了空间系统设备和楼宇设备、空间智能办公系统和企业系统、空间设备的互联互通和信息共享。
BCos联合创始人及技术负责人赵宇表示,通过构建全链智能办公生态系统,可以将进驻客户的办公流程节点减少60%以上,大大提高了办公效率、安全性和体验。
就功能中台而言,BCos通过推出独立的空间管理apP,将空间的智能办公管理系统与企业内部管理系统相打通,工商注册、标准流程审批、行政服务、办公服务、组织管理、市场管理等企业内部系统与需求,都可以直接共享BCos的资源与服务,大大减少了企业的功能系统,降低了功能资源的难度,实现了高效、优质的流程管理。
就拿快递业来说吧,以前用户在快递收件时,常常会遇到由于工作原因不能抽出时间,却又不能提供寄存服务的尴尬局面;即使大公司提供快递业管理服务,也需要专门的管理人员来负责。在这个过程中,BCos提供了智能机器人服务,用户只需要用手机apP下订单,空间就可以了。